Perenial youth.

2019.5.14

2019.5.14

一觉醒来告诉我说跟着大佬混的Paper中了ACL。心情十分复杂,因为只做了小小的贡献。。。本科期间混到一个可能研究生期间也再也做不到的事情的感觉真的不知道咋形容。还是纪念一下吧,毕竟也算是一段时间的努力。科研 果然还是要沉下心来呀。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也没有想的那么难。

希望有一天有一篇ACL会议里一作的名字可以是XINYU JIANG.

xinyu